云顶娱乐

当前位置:云顶娱乐手机网址 > 云顶娱乐 > 沐公子在我军中之事,可也不能因私废公啊来人

沐公子在我军中之事,可也不能因私废公啊来人

来源:http://www.biketrial-cj.com 作者:云顶娱乐手机网址 时间:2019-09-24 18:33

建文元年九月,我回到北平。 与我同行的还有近邪,他的武功已经恢复,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在替他把脉时,却隐隐察觉他体内有极细的内力波动,却不能辨明那是什么,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害,我将此事按下在了心里,没有和近邪说。 只能在心里祈祷,但愿这是解毒后的正常现象,但愿不多久这异状便会消逝,但愿,贺兰悠你不要再一次令我失望。 上次离开燕王府的时候我是不告而别,没说的,王妃寝宫被烧的嫌疑人定然会落在我这个事后便下落不明的外来人身上,再加上个恨不能置我于死地的朱高煦,可以想见,我若回去,想必有好戏等着我。 想到这里,我挑挑眉,笑笑,看着北平城高大的城门,门口的守卫已经不是当初带有监视性质的谢贵的卫军,全数换成了燕山卫的人马,虽然尚是清晨,已有无数兵士在修筑防御工事,加固城墙,加宽护城河,并对进出城门百姓仔细搜查,整个北平城,都满溢着肃杀的战争气氛。 进城门时,有兵士过来拦住:“你,下来检查!” 我懒得罗唣,直接出示当初父亲给我的燕王府的令牌,那小兵大约是新征召的,居然不识,我无奈的一笑:“那么,叫你们这儿最高的长官来。” 士兵犹疑的看了看手心里似非凡物的令牌,考虑了一番才去叫他们的长官,我懒懒的将马牵到一边,远远看到两骑行来,不由目光一缩。 朱能,和朱高煦,他们身后,跟随着大队士兵。 我看着那金冠华服的小子,满面阴沉之色的纵马而来,冷冷一笑。 朱高煦在我面前停下,居高临下俯视我,我淡淡盯着他,良久,他微微一笑:“原来是我的怀素姐姐,真是好久不见,上次你离开的时候,正是王府失火的那次吧,记得我还正待去安抚姐姐,谁知姐姐就悄没声的走了。” 我缓缓抚摸马背,看也不看他:“是啊,那天我被一只疯狗咬了一口,所以出门治伤去了。” 朱高煦浓眉一挑,颇有惊讶之色,脸上笑意越发盎然:“姐姐说笑了,王府哪来的疯狗?燕王府虽不是什么过分高贵的门庭,不过疯狗和野种,一向都是拒绝入内的。” 我笑吟吟:“是吗?”偏过头,满带疑问之色,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他被我看得有点发毛,毕竟还是少年,虽然阴鸷,还没到老奸巨猾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程度,脸色变了又变,终于忍不住喝道:“你看什么看?” 我慢吞吞道:“我在看,站在我面前的这只,果然非我族类,否则怎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呢?” 不知道是谁,忍不住扑哧一笑。 朱高煦的脸色实在难以详细形容,想他少年郡王天潢贵胄,自小珠围翠绕锦衣玉食长大,谁给过他这般言语? 他要忍得下,倒是奇怪了。 我也不想乘胜追击,站在原地,笑嘻嘻盯着他渐渐紫涨的脸色,在心里,等。 一,二,三 数到第三下,朱高煦果然已经抬起手来:“来人,拿下奸细!” 他身后,跟来的卫士轰然一应。 倒是朱能呆了一呆,急忙一拦:“郡王,郡主不过和你开玩笑,莫伤了和气。” 近邪向我看来,我微微一笑,他便转过头去,自管负手看天上的云,我对着朱能摇摇手指:“朱将军,你错了,我没开玩笑,你们郡王想必也没心情和我开玩笑,至于和气这东西,我和他之间,从来就没有过。” 朱高煦狞笑道:“算你聪明,你和朝廷走狗紫冥教私下勾连,跑到昆仑山却能全身而回,还去见了建文,却好端端回来了,建文不是傻子,为什么会放过你?而你又算什么东西,能在这些人手里护得周全?定是做了人家奸细,回来探听军情来着! 我忍不住一笑:”这个推断真是真知灼见,不过,“我指指朱高煦:”好像在我之前,也有人,从建文手里好端端的回来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个人也有奸细的嫌疑呢?“ 朱高煦窒了一窒,半晌,突然阴阴笑了起来:”本王不和你争口舌之利,本王现在受命于父王,执掌奸细肃清事宜,你当初走得匆忙,连个招呼也无,李景隆大军压境,你却恰在此时回来,你要让人不怀疑你也难,我的姐姐,虽说我心疼你这个没娘的,不懂皇族教养的姐姐,可也不能因私废公啊来人!“ 他手一挥:”拿下!先押进大牢,由本王亲自审问!“ 朱能在一旁几次欲开口,一直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冲前一拦,大嗓门响得半条街都听得见:”郡王,小将认为还是先报知王爷再作处置吧,郡主可是金枝玉叶“”金枝玉叶?她算哪门子的金枝玉叶?“朱高煦冷笑连声。 我亦冷笑连声,谁耐烦和你站在这风口罗唣?谁耐烦一一打发这些傻兮兮冲上来的兵丁甲乙丙?眼角斜斜瞟过街角,又若无其事转头,我突地上前一步,手指一拂。 朱高煦的马立即躁动不安,打着响鼻原地乱转,任朱高煦勒紧缰绳连声喝斥也无济于事,转了几圈,那马越发烦躁,突地仰头咴律律一声长嘶,猛地扬蹄直立而起。 立时将猝不及防的朱高煦闪下马来。 朱高煦武艺和反应倒也说得过去,半空一个仰翻,已经稳稳落地,可惜他还没站稳,我已经闪身至他身侧,啪啪便是数个耳光。 这耳光声极其清脆,响在清晨的城门口处,宛如惊雷般,齐齐震呆了周围的人们。 我却揍得痛快之极。 耳光余音回荡声里,我一字字以内力送出:”朱高煦,第一个耳光,是责你跋扈骄狂,不尊长上,未得上命,擅作主张以弟欺姊之罪!“”第二个耳光,是责你执掌缉查事宜,却以公济私,为泄私愤,胡乱入人以罪之罪。“”第三个耳光,是责你动用私刑,滥使职权,意欲陷害无辜,以致贻误军机之罪!“ 我站得笔直,冷冷指着朱高煦鼻子:”三个耳光,小小惩戒,如若不知悔改,我定要你再受严惩!“ 收指,理理衣袖,我缓缓走到已经被气呆到不知如何动作的朱高煦身边,以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悄声道:”还多一个耳光,是我自己送你的,你记着,这只是个开始。“ 浑身一震,朱高煦慢慢转过头,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盯着我,大有想将我拆成碎片吃了入腹的架势,我却根本不看他,只是淡淡道:”想陷害我么?欺负我只有两个人么?朱高煦,我告诉你,人多是没有用的,光凭这种水平的栽赃阴谋陷害更别想奈何到我,我劝你,真想我死,最好来点狠的,象现在,你以为你能做什么?我离你这么近,只要你敢妄动,我不介意立刻就废了你!“ 我的眼睛远远看向街那头,漫不经心的道:”不过,我不会轻易出手杀了你,那样太没意思,我说过,我要看你失败,我要让你的梦统统在我手中破碎,我要你跌落,趴下,被踩至泥潭,永生不能挣扎得出。“”现在,“我向他温柔一笑:”赌约已经开始。“—— 绕过立在原地浑身发抖将拳头捏得咯咯直响却愣是没有出手的朱高煦,我神色里淡淡讥诮,朱高煦,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轻视了我,上次被你险些得手,不过是你运气好,正逢到我衰弱之极之时而已,你欠教训,而我,不介意给你来个更狠的教训! 我走向街那头,向那个大袖飘飘的道衍迎去,扯出一个不怎么诚恳的笑容:”和尚,戏散了,你要还不过瘾,不如自己再演上一场。“ 道衍丝毫也没有被我拆穿他隔岸观火看戏的尴尬,气度平和的向我一个合十:”郡主终于归来,王爷已经盼了很久?“”哦?“我讥讽的笑:”是啊,盼了很久,不然怎么会让你这个大军师等在城门口看好戏?“ 道衍目中闪过一丝光芒:”老衲以为,抬出王爷命令来劝阻郡王,对郡主来说,是种侮辱。“ 我挑眉看他:”你很满意?“ 道衍笑得和蔼:”郡主从不曾辜负王爷期望,刚强聪慧,果决明断犹胜王爷诸子,郡主归来,王爷靖难除奸大业,必更添胜算。“”只是,“他顿了顿,语气意味深长,”老衲有些不明白,郡主为何要选高阳郡王立威呢?“ 我皱皱眉,不想接这个话题,只缓缓道:”我有话要和父亲说,先回府吧。“

建文元年九月,江阴侯吴高和都督耿献率辽东兵马围攻永平,永平临近山海关,是屏障辽东的前沿。永平一陷,辽东官军将长驱直入,直扑北平。 父亲在随后召开的军务会议中,力排众议,坚持要带军增援永平。 我稳稳坐在帘后,听父亲和手下议论得激烈,在座的人中,多半熟识,只多了个道士,精瘦,面黄,两眼却亮如晨星,灼灼生光,父亲称他袁先生,言辞尊重,道衍那和尚,也一改素来淡漠的态度,形容亲热得很。 听他们交谈了几句,我便想起这人是谁,袁珙,这位在元末即有盛名,以善相百无一谬名闻天下的著名术士,如何也到了父亲麾下?据传此人生有异禀,好学能诗,尝游海外洛伽山,遇异僧别古崖,授以相人术。先仰视当空艳阳,直至目眩眼花后,再在暗室之中布满赤豆黑豆,要他一一辨明,又在夜晚窗边数丈外悬挂五色丝线,要做到就着月光辨清颜色,然后学相面。视人形状参人气色,从无错失。 照棠过来给我奉茶水,见我注目袁珙,不由露出敬畏之色,在我耳侧低声道:“郡主,这个道长,实是神人,听说当初道衍大师荐他至王爷麾下,王爷为了试他,简装易服,选了和他身形相似的卫士共九人,一起在街上酒肆喝酒,结果袁道长眼都没眨一下,进来直冲着王爷就拜,口称殿下,其他人都笑他认错,他坚持自己绝不会错,王爷当晚就请他进了王宫,和道衍大师一般倚重呢。” 我淡淡哦了一声,挥手示意她退下,此时堂中正辩论得激烈,朱高煦和袁珙意见相同,都说南面李景隆那五十万大军当前,才是心腹之患,永平不过是疥癣之疾,虽地处北平与辽东之间的战略要地,但城池坚固,粮草充足,一时并无陷落之危,如何舍重就轻? 我微微扯出一抹冷笑,名高天下,不过如此。 道衍倒是幽默,低眉垂目,说出的话却绝不温良:“郡王,后院起火,恐伤尊臀啊。” 朱高煦的眉毛很快竖了起来,涨红了脸欲言又止,看看父亲神色,终究是忍了下去,悻悻道:“大师有何高见?” 道衍言辞简练:“李景隆大军前来,正春风得意,此时我们北援永平,必引得南军大举来攻,此时我军回师,两相夹攻,当可大败李景隆。” 父亲神色颇为赞赏,我却微微一叹,光凭这个理由,是说服不了诸位经验丰富的将领的。 果然,朱能一句话问到关窍:“话虽如此,可是王爷率大军离开,城中实力空虚,万一城池守不住,被李景隆拿下,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 父亲按那日我们商量好的回答:“世子会全力守城。” 此言一出,底下嘤嗡之声顿起,众人的目光刷的投向一直温文淡定坐在堂下的朱高炽,满是疑惑和惊骇,却碍着父亲和世子的面子,忍耐着不敢言语。 朱高煦却是个忍不得的性子,脸色大变之下抗声道:“父王,不可做如此轻率之举!” “放肆!”父亲一声怒喝,震得堂上瓶盏皆微微颤动,“你胡说什么!” 朱高煦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父王,我没胡说,我清醒得很!大哥他,他他他,他怎么能担此重任!这不是儿戏!” “你也知道这不是儿戏?”父亲盯着朱高煦,语气阴测测,“你倒说给我听听,世子为何不能守城?” 朱高煦一窒,脸色阵青阵白,将牙关咬得咯咯作响,腮上鼓起了道道狰狞的肌肉,我微笑盯着他,啊,说吧,说吧,我听着呢,这许多人都听着呢,只要你当着大家面,说世子身有残疾不善兵法难当大任 “他他他他”朱高煦变成了结巴,我不用看,也猜得出父亲此时目光有多阴狠,想必大有“你敢说我便宰了你”的威胁之意,朱高煦的理直气壮在父亲的强大目光逼视下,终于渐渐消弭,气弱,他他他他了半天,却最终狠狠一咬牙。 “哇呀!” 他咬到了舌头。 我一笑,却有些淡淡的失望,朱高煦,比我想象的要厉害些呢,我看他可未必是不敢说,看不出,这家伙是个懂得审时度势,能屈能伸的人物。 压服了朱高煦,其余人自也不敢多话,朱高炽始终对众人的反应和弟弟的抗拒视而不见,仿若无事的静静聆听,此时很及时的在椅中一欠身,声音和缓,却一字字稳定慎重:“父王放心,高炽定拼死守城,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此言一出,好不容易平息下的声潮顿时如被惊破,忽地一涌,人人面带惊骇之色瞪视着朱高煦,惊讶素日温和得近似懦弱的朱高炽竟也如此铁骨铮铮,言语间烈骨英风,竟隐隐有燕王昔年争战天下的豪迈之气,惊讶他以世子之尊,在危难局势下令下如此军令状,这种破釜沉舟的气概,真是令人叹服。 于是目光里,不免都带了几分改观和佩服。 我含了一口茶,微苦的滋味扩散到了心底,好个朱高炽,真是善于把握时机表现自己啊,想不到我也有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一天! 此计为我所定,援永平是假,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宁王的朵颜三卫和卫军良马,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有了这些,我们才有与李景隆五十万大军相较的资本。 至于守住北平,我想我能做到,我了解过李景隆,他智疏而谋寡,色厉而中馁,骄矜而少成不达。纪律不整,上下异心,无知人之明也无自知之明,且北地早寒,十月便有早雪,而南军冬衣未备,不惯风雪作战,所谓号称五十万,但在互不统属尾大不掉的情形下,真正能发挥的军力,又有多少? 诸此种种,就算他大军围城,也未必能吓到我。 此时众人虽羡服之心已起,但毕竟疑虑未去,朱能首先就忍不住,旁敲侧击:“王爷,沐公子可回来了?” 父亲一怔,问:“你问他做甚?” 朱能讪讪一笑:“末将曾经和沐公子对战,也做过操演,对沐公子军韬武略,很是佩服,末将觉得,沐公子是个人才,若他能留下守城,想必更多几分胜算。” 父亲声音平静:“沐公子暂时不在,对了,诸位,沐公子在我军中之事,还望各位守口如瓶,不要对任何人泄露。” 众人皆应了,朱能却不死心,又试探着问:“那,怀素郡主,可会留下守城。” 我扬起一边眉毛,有些好笑,这个粗豪汉子哪里粗了?心思明明细密得很哪。 父亲顿了顿,回答:“怀素自然留在城中。” 朱能喜道:“那我就放心了!” 他的喜悦毫不掩饰,倒引得那些不熟悉我的将领对他一阵疑惑的打量,而一侧,朱高煦冷冷哼了一声。 父亲站起身来:“好了,高炽,你要记住,南军只利速决,久拖不利,咱们正好相反,要消耗他们的力量,当避官军锐气,把他们引到北平坚城之外,久攻不克之下,又到了寒天冻地时节,死死地拖住他,拖得他精疲力竭,使他疲劳消耗,当可不战而溃。” 说完又吩咐了麾下将领各自准备尽早出师永平,便命各自散了—— 我不待父亲转过帘后来找我,自己先离开,一边走一边沉思,外公飞鸽传书说沐昕余毒已去,已经离开山庄,他临行前说过回北平,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没到? 边走边想,自然注意不到身侧,忽觉前方出现人影,我立即下意识的身形一侧,一飘而过。 抬头一看,却是袁珙,他目光灼灼,亮得仿佛两蓬烈火,被这双眼睛一看,周围任何景物都似已消逝,天地之间,只余他晶亮黝黑的眼神。 “无量寿佛,”他向我打个稽首,“怀素郡主?” 我想起这个老家伙神鬼莫测的相面之术,顿时打个寒噤,我可不想还没活上几年,却被人看穿这一辈子。 面上微微一笑:“道长认错人了,我是内城的厨娘,到外城来采买的,不是什么郡主。” 瞄一眼自己的朴素打扮,厨娘勉强象吧。 那老道笑容却极狡黠:“哦,这位厨娘姑娘,老道见你相貌不凡,愿意为你相上一面,奉上几句良言,姑娘可愿一听?” 我故作痴愚之状,嬉笑:“好啊好啊哎呀,道长,奴婢给娘娘制膳的时辰到了,娘娘的膳食可耽误不得,我先回去应差,稍后来聆听道长教益可好?” 袁珙笑而不答,只是上下打量我,我给他看得发毛,急急裣衽一礼,“道长,我先走一步。” 走不出几步,听得身后袁珙声音清清凉凉传来。 “郡主,你纵然不想先窥天机,但你就不想得知,身边人的命运么?”

燕安殿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甲胄齐全的守卫们,如一条黑线般自阶下直延伸至高旷的大殿之内,压在盔檐下森严冷厉的目光,耀着暗青的颜色,掠过人身时,如风吹过稻田般,金光一闪。 跨上那高高的汉白玉阶时,我抬头看了看远处,悄悄拉过沐昕的手,在他手心划了几个字。 他神色不变,却反手轻轻握了下我的手。 触感温润的指尖,带来安定冷静的力量。 我有些好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安我的心,皱眉又看看那个方向,想起城门口闪电操弓和沐昕对射的贺兰悠,一时不由失神。 他们,虽然个性天差地别,但都是心神坚毅的人啊。 抬眼一望,不由冷笑,今日人倒来得齐全。 父亲,世子,朱高煦,朱能,丘福,张玉,道衍,以及父亲麾下有头有脸的一干亲信大将,除了梁明还在由师傅解决未及赶来外,几乎都来了,连屏风后头,影影绰绰都有人影,一个老嬤子的脸一晃,我认出那是王妃身边的人。 冷笑,果然不肯错过这热闹。 父亲高踞上座,其余众人按品级坐了,金碧辉煌人头攒攒的殿堂里,丝毫咳嗽声也不闻。 沐昕白衣如雪,神情淡然的清雅身影进入殿内时,大多人望向他的神色,都多了几分遗憾惋惜之色。 在他们看来,沐昕城头射箭之举,众目睽睽,箭又明明冲着郡王方向去的,任是能力大过天,也无法翻案,这玉树临风文武全才的少年,看来是死定了,如何不可惜? 还未站定,朱高煦便跳起来发难:“沐昕,你为何要杀我?” 沐昕长眉一挑,目光凛冽如冰雪:“对,我为何要杀你?” 朱高煦一呆。 他自然猜得出几分沐昕要杀他的原因,可是如何能说出口? 道衍轻咳一声,道:“郡王,稍安勿躁,还是请王爷先问话的好。” 朱高煦恨恨坐了下去,腮帮拧起老高的肌肉。 我疑惑的看了眼道衍,这和尚,到底是谁的人?这打岔的一句,听来倒象是在提醒高煦。 父亲以手撑在蟠龙座的锦袱上,面上微有疲倦之色,自从他刚才骂完我,这神色便盘桓不去, “沐昕,你自请辩白,大家也都来了,你便说个清楚吧。” 沐昕却只微微一躬:“王爷,你未回师之时,沐昕近日在北平所作所为,便是最好的辩白。” 父亲和诸将都一怔,他们刚回来,便遇上这事,对城中近日之事并不了解,当下把目光转向朱高炽。 我凌厉的目光已早他们一步射向朱高炽,无声的,指尖做了个碾碎物事的动作。 朱高炽,你敢不说好话,我碾死你。 朱高炽面色一僵,他自然知道我的武功,何况我还有个神出鬼没武功绝顶师傅,触怒了我,真要碾死他自然不难。 他赶紧站起来,将北平被围期间,沐昕夙夜匪懈,屡出奇兵,潜伏卧底,险中求胜,为保北平无虞,甘冒其险的种种般般说了个丝缕分明,抑扬动听。 一时听得众人频频点头。 我很满意,看来世子口才很好,若是世子做不了,去说书也是个人才。 只有朱高煦和丘福,脸色难看得可以。 说到最后,丘福看看众人已经和缓的神色,站起向父亲道:“殿下,沐公子对北平有功和他欲刺郡王,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沐公子搭箭欲杀郡王,众目所视无可回避,对此,沐公子理应解释。” 我冷冷看着他,这丘福倒是个脑筋清醒的人。 朱能面上有困惑之色:“是啊,沐公子,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比如,你喝醉了,比如,你睡昏头了,比如”他越说声音越小,众人面色越发铁青,他自己自也知道想法荒诞,讪讪一笑,没奈何的摸摸脑袋,住了口。 自从当初沐昕以武艺将之折服,后来又共同操练士兵,推演对战,表现出的才华令这粗豪的直肠子汉子倒对他颇为敬服,惺惺相惜之意显然。 父亲凝视着神情坦然的沐昕,“沐昕,功是功,过是过,你的功劳,我不会抹杀,但你若包藏祸心,欲杀我儿,我却不能不向你求个是非曲直。” 沐昕淡淡道:“在下行事,问心无愧,只是此事缘由,确有难言之隐,也非在下一人可以辨明。” 这是先前我在他掌心写下的嘱咐,我要他先拖延着,稍候自有转机。 “难言之隐?”朱高煦一脸狰狞:“你明明是无言以对!胡乱扯借口!” 沐昕看也不看他一眼:“高阳郡王,话可不是这么说,我若真要杀你,为什么不赶紧逃走,反而要回到王府,甚至到这围困重重的燕安殿自投罗网,我活腻了么?” 朱高煦一窒,众人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丘福却淡淡道:“沐公子,口舌之争最是无益,本将军执掌刑罚断狱事宜,依本将军之见,沐公子当众刺杀郡王,万人亲见,如山铁证,非言语可倾覆,”他站起身,向父亲一抱拳:“末将向王爷请命,请速将此恶獠收监下狱,严刑重审,三日之内,末将定要此人如实供述!” 我霍然站起:“是非未明便要动刑,丘福你好大胆子!” 丘福冷笑:“骨头不是铁做的,站在这儿自然狡辩得出,我倒要看看,三木之下,他还狡辩什么!” “你敢!” “末将依律行事!杀人重犯,自可刑求!” “啪”! 父亲砸碎了茶盏,碧绿茶汁溅在青金砖地面,汪出明镜般的一泊。 殿内安静如死。 父亲的怒色升腾在眼底,久居高位的威严形如实质压迫在每个人心头,令人不敢造次,跋扈如朱高煦,阴厉如丘福,胆大如我,都不能不住口。 却有人漫不经心的说话了。

本文由云顶娱乐手机网址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沐公子在我军中之事,可也不能因私废公啊来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