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当前位置:云顶娱乐手机网址 > 云顶娱乐 > "你确定﹐是看着贞仪格格上轿的﹖"德烈开口﹐声

"你确定﹐是看着贞仪格格上轿的﹖"德烈开口﹐声

来源:http://www.biketrial-cj.com 作者:云顶娱乐手机网址 时间:2019-09-25 12:19

常嬷嬷中的毒,直将养了个把月身子才回复过来! 事后□达虽然否认下毒,并且辩称鸡汤是侍女炖的,她压根没动手!可在剩下的半碗鸡汤内确实验出了毒药,后来那名侍女终于招供,说□达上前闻香时,她曾看见□达动了手脚,那时因为害怕,又因为□达以利害威胁,因此才不敢说出来! 之后李卫果然在那侍女的衣箱内,翻出□达为堵她的口,所送的金钿、花翠,真相终于大白,那名侍女被判了笞刑,□达也被判笞刑,另外还被押送到边关,充为军妓! 「莲儿!」 大白天的,莲儿正在房里做针黹,德烈突然回房── 「不是说到怡亲王府去,你怎么回来了?」莲儿迎上前问。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牵了她的小手,走到内房坐在炕上。「当真是阴暗阳差,贞仪格格跟了我九哥。你以假作真,从今起就是我的真福晋了!」他兴奋地道。 「等等,你说什么,我怎么全没听懂?」莲儿糊里糊涂地问。 「你知道,贞仪格格原被江南叛党绑走,谁知那名绑匪头子竟是我失散多年的九哥!贞仪格格被绑的期间同我九哥发生了感情,现下她决定跟他!」莲儿替他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口才接下道:「九哥要绑的对象原来是小十四,会挟持贞仪,全是因为绑错了人!这件绑架皇格格的案子实在骇人听闻,其中又牵涉到九哥,我已将实情确实禀明皇阿玛,并且说明了我同你之间的事,皇阿玛知道认回了九哥,心里着实欢喜,又为了避免朝野不必要的议论,便什么都答允了!」他望着她,眸子里熠熠生辉。「皇阿玛决定让你以假代真,就当你是贞仪格格!」 莲儿听说了,也为贞仪找到真爱而高兴,却仍然忧心。「可是,怡亲王府那边……」 「放心吧!同样是嫁给皇子,他们没有不允的!」德烈笑道,搂着她和衣躺倒在炕上。「你呢?可愿意跟我一辈子?」他作弄地问。 「你坏!」莲儿小手□他一下。「现在还来问人家这个!」 「我自然要问清楚了!」他搂住她,大手不安分地爬上她绵软的酥胸。「当初是谁死也不肯当我的侍妾的?」他拿话逗她。 莲儿推开他的手,转过身去。「那有什么法子?谁让你是个爷,我不过是个──」 「不许说!」他捂着她的嘴,自身后搂紧她。「是主是奴又怎么样?能抵挡得住相爱的两人吗?」 莲儿转回身,望住他含情的眼,慢慢笑开脸。「现下,我也明白了。」她柔声说,投入他一直为她守候的怀里。 房外雪风呼呼地吹着,房内却一片春暖,两情依依…… ──全书完

接下来十日,因为肩伤太过剧烈,贞仪陷入高烧昏迷中,偶尔有清醒的时刻,睁开眼来,只有一名照顾她的老妇,一直守在她身边。 “我……” “咦,你会说话?”老妇奇道。 她是住在附近村庄的老妪,来照顾贞仪前已被告知要照顾的是一名哑巴,如今听到贞仪开口说话,不禁大奇。 “我……”贞仪想说话,却力不从心。 “别多费元气了,你病着呢!”老妇劝道。 “桓……桓祯……” “你是问大爷吗?他们今早一伙人全出去了,不知去交涉什么事情,我还听说,明儿个就送你回去了!” 明儿个就送她回去!? 贞仪一急,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唉唉,别起来啊,当心伤口又裂了——” “桓祯……” 想来他们同大阿哥已经达成协议,要是她当真被送回去,这辈子恐怕再也投机会见到他了!可她还有许多事没弄清楚,还有许多话要问他…… “姑娘,你别起来啊,姑娘!” 老妇见贞仪固执着要坐起,她连忙要阻止已经不及—— “蔼—” 贞仪一用力便扯裂了伤口,霎时又痛得昏了过去…… *** “贞儿,你终于醒了!”怡亲王妃扑在贞仪身上,泣不成声。 “额娘?” 听到贞仪微弱的声音,怡亲王妃身子一僵,倏地抬起眼—— “你……你方才说话了吗?贞儿?”她小心翼翼地问,唯恐是自个儿听错了,空欢喜一场! 贞仪苍白的小脸现出微弱的笑容,再一次轻轻喊:“额娘……” “贞儿!?”怡亲王妃老泪纵横,不敢置信,嘴里喃喃念着。“菩萨……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额娘……累您为贞儿操心了……” “傻孩子!”怡亲王妃抓紧爱女的手,脸上尽是安慰的笑容。“你福大命大,这回总算是因祸得福了!”随即面容一整,抚着贞仪的肩头心疼地问:”快,快告诉额娘是谁这么大胆子,胆敢伤你!?” 贞仪要一旁侍候的婢女扶她在炕上坐起,怡亲王妃盯着贞仪颈子上那块白玉,又忍不住问:“告诉额娘,怎么你身上又会多了这玩意儿?” “额娘,您可否先告诉贞儿……”贞仪抬眼四顾自个儿打小住惯的闺房。“我是怎么回到府里的?” 她还依稀记得,自个儿昏迷时有个老妇告诉过她,说桓祯他们已决定要送走她了…… 他当真把她送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他先说的那话——那话又有什么意思!? 贞仪心一痛,只觉得自个儿所有都留在桓祯身边,再也一丝不剩了! “你受了伤,一直昏迷着,也难怪这几日的变化你不明白!”怡亲王妃留意到贞仪的神情,只急着解释。说到此,她欣慰地道:“几日前有人送来一束断发给我,还附了一封短笺,说那束断发是剪自你的长发!我一见心底急得了不得,哭了一筐子眼泪,就怕这事再拖下去你会没了小命!你大阿哥见我如此,这才同那伙贼人谈判,说是要换你出去!”顿了顿,怡亲王妃又道:“可也不知怎么着,突然有人到统领衙门密告,说一干绑架怡亲王府大格格的叛党,就藏身在城郊外十数里处!你大阿哥得了这消息,便连同十一爷部署拿人,料不到那消息果然是当真的!直到前日晚终于救得了你出困!” 有人密报? 贞仪一阵心惊,忙问怡亲王妃。“额娘,那……那些叛党呢?他们——” “听你大阿哥说是抓了个头儿。”怡亲王妃道。 贞仪一听,更是揪住心坎“头儿?是不是个年轻——” “贞儿,你总算醒了!”一抹冷峻的声音传入,宣瑾身边跟着一名俊逸不羁、气度非凡的男子一同进房。 怡亲王妃见到来人,忙从床畔站起。“十一爷——” “怡亲王妃请坐。”德烈随意地一挥手,俊脸冲着贞仪勾出一抹幅懒、惑人的笑痕。 贞仪拘谨地回以一笑…… “十一爷?这人就是自个儿原要嫁的皇十一贝勒了0宣瑾,你快来瞧,贞儿会开口说话了!”怡亲王妃喜不自胜地唤来宣瑾。 “听见了,额娘。”宣瑾走到贞仪床边,低声道:“贞儿,见过十一爷。” 贞仪垂下眼,轻声问安。“贞仪见过十一爷。”她挣扎要下炕。 “你病着.不必下来了!”德烈上前一步扶住贞仪。 突然注意到她颈子上那块白玉,他两眼一眯—— “怎么了,德烈?”宣瑾觉察到异状。 “这块玉——打哪儿来的?”德烈只管盯住贞仪,目光一转严肃。 “玉……” “是啊,贞儿,你还没有告诉额娘,你哪儿多出这块宝玉来的!?”怡亲王妃也问道。 这时宣瑾上前看清楚那块白玉。“这是——” “宣瑾!”德烈截断他要出口的话。 “贞儿,你好好解释清楚!”宣瑾明白德烈之意,面容也一转为沉肃。 “你们……这怎么回事?贞仪病才刚好,别叼着她了!”怡亲王妃忧心道。 “额娘,我没事。”贞仪安慰王妃,也想藉此机会把话同德烈说清楚。“这块白玉是……是一名男子馈赠于我的。” 她见德烈并无异样神情,便鼓起勇气往下说—— “我被人绑走后,有一回曾经有机会逃走,可惜我误入深林,后来又失足跌人一秘穴内,若不是他——赠这块白玉给我的男子,楔而不舍地追寻于我,只怕这世上再也没有我的存在了……” 贞仪往下叙说,详细道出当日失足跌入秘穴后的情形。 自然,她略过了二人在溪流中云雨共欢的那一夜,她失身于桓祯的事。 “这个人——他也是叛党中的一员?”宣瑾犀利地抓住贞仪话中的蹊跷。 贞仪犹豫了一瞬,才缓缓点头。 “能带着格格自那处险恶之所平安归来,此人的武学才智,必定非同凡响!”德烈眯起眼,幽冷的睁光掠过一抹教人不解的深沉。 贞仪背脊一僵,垂下了小脸,好半晌才小声道:“十一爷、大阿哥,无论如何……他救了我。” 德烈不语,鄂了半晌才掉头对宣瑾道:“此次叛党绑格格一事非同小可,得禀告皇阿玛处置!” 贞仪倏地拾起头—— “十一爷——” 方才怡亲王妃曾说宣瑾他们抓到了头儿,贞仪直觉那人是桓祯,现下又听德烈如此说——她怕他们要处置桓祯了! 德烈挥手制止贞仪未完的话。“稍安勿躁!” 他望向贞仪颈上那块白玉。“可否请格格脱下那白玉,让我送进宫给皇阿玛看过?” “这……可是……”白玉是桓祯亲手替她戴上的,她说什么也不可能随便解下给人,纵然这人是十一爷。 “放心,稍后我必定亲手奉还。”德烈笑道。 有了他亲口承诺做保证,贞仪虽不知德烈要这块玉做什么,还是解开红结,把白玉交给德烈。 德烈同宣瑾对看一眼,对方微一点头,德烈眸光一闪,随即道:“既然格格的身子已无恙——” 他转向怡亲王妃道:“那么,咱们是否该尽快安排格格进宫?” 贞仪听了德烈这话,脑子里顿时轰然乍响。 不!她不能、也不想进宫去! “十一爷说得不错!”怡亲王妃笑道。“既然贞儿已平安回来,这事儿瞒了这么久,总算有个好结局。现下是该快些安排贞儿进宫去了。” 贞仪听了怡亲王妃的话后不断摇头。“可是,额娘我——” “贞儿!”宣瑾阻止她往下说。“你才刚回来,身子末养全,额娘为了你的事也操心不少,现下该让她老人家回房休息去了。” 宣瑾再次打断贞仪的话同德烈使个眼色,两人伴着怡亲王妃步出贞仪房外。 贞仪让侍女们拦着,苦于不能下床,只能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不能成眠…… 她绝不能进宫去,绝不能当真嫁给十一爷的! 可她方才的暗示,大阿哥和额娘似乎全然不能领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不但为桓祯的安危忧心,现下自个儿又即将要被送进宫去! 老天爷,到底现下她怎么办才好!? *** 贞仪怎么也料不到,第二日一早宣瑾即命人秘密将她送往宫中,贞仪连怡亲王妃的面也未曾见着! 她坐在轿中干着急,却苦无法子摆脱宣瑾安排的一干护轿侍卫。 正在愁苦的当儿,突然听得轿外侍卫们的斥喝,跟着轿身猛地往前一踬——贞仪险些摔出轿外! 她惊叫一声,同时轿帘突然被抓开,她抬头一望,看到了自个儿朝暮思念的男人…… “桓祯!” 她不可置信地低喊,同时他已夺她入怀! “我只问一次!”他语气急促、低嘎,似乎压抑着极大痛苦。“愿不愿意跟我走?” “你……”贞仪自他怀中抬起脸,探出小手,心疼地抚摸他清瞿刚俊的脸庞。“你怎么了?你病了吗?” 他反掌抓住她的小手,更急地问:“回答我!” 贞仪眨着清莹的美眸,逡巡着他狂乱暴烈的眼…… “我当然……当然愿意……蔼—” 他突然发狂似地紧抱住她,几乎要将她揉进体内! “跟我走,你就得放弃一切原本属于你的荣华富贵!你不后悔!?”他埋首在她齐肩削短的柔发内,激动地嘶语。 “没有了你,再多的荣华富贵之于我,都失去了意义!”她柔顺地依偎在他怀中,轻语呢哝。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她紧搂怀里,视若珍宝…… “贞儿!” 二人正忘情地相拥,宣瑾同德烈早己在暗处观察多时。 “大阿哥!” 惊讶的似乎只有贞仪一人,桓祯只是慢慢转过身,同宣瑾、德烈两人面对。 “你早已知道我们跟在轿子左右,为何仍然劫轿?”德烈问。 桓祯直视德烈。“我只想夺回我的女人。” 德烈两眼一眯,眼神中有着较劲的意味。“你的女人?你是指你怀中搂着的贞仪格格?” 桓祯不发一语,只是越加搂紧贞仪。 眼见两人间有一触即发之势,贞仪求救地望向宣瑾,却发现他非但袖手旁观,见两人为了她快要反目,眼中竟然还透出一丝兴味的诡光! 突然德烈不发一言骤然动手,桓祯单手护着贞仪硬是接他一掌,却见德烈发掌如棉,明显未使上一成内力,突然又收掌握住他五指——此招大怪,却又分明无伤人之意!桓祯心念电转,一时未急着收掌,德烈招式又变,突然反手下翻,桓祯此时内掌朝上,掌中一颗豆大朱砂痣就在震位中央! 朱砂痣一现,宣瑾立即出手,拍开两人交缠的双掌。 德烈眼中异光大炽,定定盯住桓祯,过了半晌才道:“如果是,你大概弄错了吧!”他眼中异芒收敛,低头掸了掸衣摆,慢条斯理、一字一句地道:“贞仪格格是我明媒正娶、皇十一阿哥已过门的少福晋!” 宣瑾咧开嘴—— 好家伙!初次见面就公然挑衅自个儿的亲兄弟! 桓祯两眼一眯,恼怒的神情与德烈同出一辙! “我说了,她是我的女人!” 这家伙先是莫名其妙地出掌,又不是真心要跟他恶斗!这会儿又废话什么!? 德烈挑起眉,然后耸耸肩—— “成!兄弟一句话!你说格格是你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好了!不过——你得答应,同我去见皇阿玛一面!”德烈莫测高深地道。 桓祯皱起眉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德烈说的是实话!”宣瑾扫过贞仪的惊讶和桓祯防备的锐眼,代替德烈解释。“二十多年前,圣上奉先皇之命南巡时,同一名江南佳丽因缘结识,那女子因是汉人之故,不得同圣上一道回京,当时已知那名女子腹中已怀有身孕,原已约好待圣上登基后来迎,料不到二年后銮轿亲迎,那名江南佳丽已困难产而香消玉殒,只知她为圣上产下的是一名龙子,身上戴有当初圣上离开所赠与的白露奇玉,且男婴掌上震位有一颗豆大的朱砂奇痣!” 贞仪惊问:“大阿哥,你意思是说——” “不错!”宣瑾直视桓祯。“事实上,你名为桓祯,实则为德桓,宫中众位皇阿哥皆从火命名,仍因你出生丙卯年,改火为木益其相生之理,二则是你已故的亡母怕你身世惊人,为避人耳目!” 一瞬间,某些疑点在桓祯脑海中串连成线—— 小时王照对他的百般凌辱、无故恶言相向,待他不如畜牲,却又不致将他折磨致死,只是不断辱骂遗弃母亲的生父,且见清人如临大敌,痛恨入骨!再来却一反平时的恶态,将他送往太初老人处学习武术,又在他学成归来后全力把他推上反清义军的领袖地位—— 这一切原来是王照要看他们父子相残,所使出的歹恶毒计! 他早知王照将他捧上义军之首是别有用心,却不料其中竟然这般迂回。 “你送贞仪那块白玉,咱们曾在圣上的御书房里见过一块一模一样的,因此对你的来历起了疑心!因此昨夜咱们俩漏夜求见圣上,证明了此事,因此才设计贞儿回宫,好引你出来!方才德烈同我见证你掌上的朱砂痣,你又有白露奇玉在手,且确实名为桓祯,可知你确实是圣上遗失在民间的皇子——九阿哥!” 这事断无胡说之理,且他身分敏感,皇帝不会胡乱认个叛党的头儿为子! 桓祯知宣瑾所说必为真实,心中却无太大的波澜。 “跟我进宫去一趟吧!皇阿玛着实思念你!”德烈道。 桓祯深吸一口气,望向怀中的贞仪——她只是无言地凝望他,一切听任他自己决定! “好,我答应你进宫见皇帝一面,不过你也答应我一事!” 德烈挑起眉。“你说。” 桓祯锐眸眯起,两眼迸射出一道阴郁的冷光,“先放了大牢里的王照!” *** 大牢中,一股霉烂秽气冲鼻,王照手里抓着一碗馊饭,勉强往肚里吞咽,突然一股腐臭的气味冲鼻,他又全数呕了出来,手上一松,摔烂了饭碗—— “妈的!该死的清狗!不绘一碗像人吃的东西!”王照忿恨不已地唾骂,瞪着地上的馊饭,肚子饿得几哩咕噜叫,两只眼睛都红了! 也不知何故,今早那些守监的把他同一起被抓的党人给隔离了,独自把他关在大牢的最底层,因为不明白他们要拿他怎么办,他心底渐渐害怕,脾气也变得特别坏! “师父,别来无恙否?” 一道幽冷的声音传来,王照倏地拾起头,一眼看到漆暗中桓祯那双发亮、教他心头发寒的诡异眼瞳! “你……你也被清狗押进来!?”王照下意识地问。 桓祯冷笑。“睁大眼看清楚点!我可有你现下半分狼狈!?” 王照果然睁大了眼,见桓祯神色从容,且是同他隔着铁门站在牢房外—— “你——”王照伸长手指着他,一瞬间全明白了! “你和那狗皇帝——你认了那狗皇帝了!?” “师父,托您的福,我同皇阿玛这才有机会相识!”桓帧冷眼看他,对王照的激动无动于衷——王照的反应全在他意料之中! 王照一听,两眼更红,他两手死命地捏住铁栏。“你——原来就是你到统领衙门密告!” 桓祯撇嘴冷笑——此事确实是他化装成王照模样去密告,原本是要陷王照于不义,谁知王照的武功太过蹩脚,竟然失手被擒住!宣瑾等人知事有蹊跷,正要审问王照,却料不到先揭开了桓祯身世之谜! 但如今事已有变,他有了“回报”王照更好的方法! “当年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现在,我要你百倍、千倍奉还我!”说完他仰头大笑。 王照两眼睁大,握着铁栏的手剧烈打颤—— 他再清楚不过那些清吏的酷刑! 他们会折磨碍他生不如死!不会教他痛痛快快地到阎罗殿报到的! 王照心惊胆战之时,骤然瞥见桓祯腰间的短剑,极度的惊骇让他顿时恶向胆边生—— 他突然伸手拔出桓祯腰上的短剑,倒使剑柄,剑锋一闪——眨眼工夫那把短剑已架在桓祯脖子上! “叫狱卒打开牢门放我出去!要不我立刻宰了你!”王照撂下狠话,心底却极度狂乱,脸肉不时簌簌抖动。 “爷!” 狱卒们闻变赶来,只见桓祯使个眼色,一人拿出门钥,慢慢上前打开牢门。 王照押着桓祯走到大牢出口,原本还要挟持他出走。 “我绝不再走半步!你要是不在这里放了我,到时大批援兵追来,把咱俩团团包围住,你再也别想走半步!”桓祯冷声道。 王照心底一惊,这时怕逃命下及,只得捆了桓祯双手,仓皇中逃之夭夭。 王照前脚才走,贞仪和宣瑾便从暗处走出。 “该给他多少时间逃亡?”宣瑾挑眉问。 桓祯轻而易举解开捆手的死结,上前搂住心爱的人儿,看着贞仪,似笑非笑道:“一辈子!”一语双关。 贞仪瞬间羞红了脸,埋首在他怀里。 宣瑾摇摇头,似是为王照的命运悲叹0你够狠了!以后我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一定得告诉我,我必定亲自请罪——我可不想当你的仇人!”他调侃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以桓祯的武功,就算他再如何不防备,王照也不能伤害他于万一,岂有轻易制住他的道理!? 王照太过慌乱,以致一时未能想透这层道理!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要放了他?”贞仪问。 在她单纯的观念里,让恶人伏法,是最天经地义,再理想不过的法子。 “不懂?”他埋首她发间,深吸一口她独有的暗香.“那么,我就带你去瞧一瞧!” *** 原来桓祯早已命人将自己真实的身分外泄出去,并且点明王照早已知道他真实身分一事,如今整个北京城皆知九阿哥一事,叛党众人当然也不例外。 王照却不明白,几夜赶路,前怕追不上义军,后又怕追兵赶来,一路受尽煎熬忧苦,终于在十日后赶上南逃的义军众人。 “王照,是王照!” 大伙儿一听王照出现,便将他团团地包围住,大伙儿共策群力,合力困住王照—— “你们为啥这么对我!?”王照呼天抢地。 他好不容易赶上义军,没料到自己人竟然如此对他! “不抓你还要怎么着!?你不但养大那狗皇帝的孽种,还勾结清狗,到统领衙门去密告咱们!现在居然还胆敢自投罗网,你以为咱们全不知道你干的好事!”元戍吼道。 其中元戍最是气忿不已,由于王照密报,大伙儿白费力气不说,他不但救不出师父,连心爱的小师妹也在混乱中被清兵砍断手脚,成了残废! 元戍心中对王照的怨恨到了极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以泄恨! 王照却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罢时间想通了数点,知道是桓祯设计陷他于不义,还故意放他出牢,知道他必定会回来投靠义军—— “我没有——你们中了桓祯的挑拨离间计!” “大伙儿都教他害惨了,还听这走狗解释什么!要不别人都被抓了,身陷大牢里,怎么就他一人逃了出来!”元戍大声叫骂。“大伙儿还顾虑什么,快上啊!” 众人听了元戍的话,都已不再犹豫,一起动手! 早先众人对王照父女的霸气早巳反感在心,但之前碍于桓祯的面子,只敢怒不敢言,现下王照没了靠山,大伙儿早将王燕赶出义军,子澄一早得知王照所做所为,已痛心离去,没了消息! 这会儿大伙儿有志一同齐打落水狗,王照见大势已去,只得奋力抵抗,恶斗间被发了狠的元戍打断一手一腿,算是为元秀报了仇,最终王照虽然挣扎逃走,却也跟元秀一样成了残废,一生在害怕仇人的追杀中度过,结局悲惨! 贞仪在桓祯的保护下,置身暗处看了王照的结局,回途中还遇见沦为乞丐婆的王燕,只有轻叹口气—— “咱们回京城去吗?”解决了王照之事,贞仪轻轻问桓祯。 事实上,到哪儿去她都无所谓,只要有他在身边。 桓祯搂着怀中的人儿,柔声道:“咱们不回去。” “可是,”贞仪自他怀中抬起小脸。“圣上不是说——” “我与爹已经订了一年之约,待一年过后,我自会回京去接下他老人家交给我的任务!” 圣上要桓祯与德烈一同接下南巡平乱的差使,一年后并且正式颁爵于桓祯。 “一年?为什么要等一年?”贞仪不解地问。 他低笑,轻轻捏住她可爱的小鼻头。“因为这一年内,我要带你先去拜访我的师尊,再来我要伴你遍游名山胜水!”他撇嘴,笑容突然一转为暖昧。“当然——还要回到我们曾经‘独处’的桃花源,回味一下当时的滋味……” “啊,别说了!” 贞仪把脸埋入桓祯怀里,脸色红得发烫…… “爱我吗,贞儿?”他突然问,低抑的语调,隐藏着内敛的深浓情感。 “你明知道的……” “我要听你亲口说!”他急切地催促她。 贞仪抬起脸,小手探上他刚毅俊凛的容颜…… 是最初那一眼吧!她已爱上这个带着一身孤绝、冷佞霸道的狂徒…… “我爱你!”她柔声脱口而出。 不问他,他是否也爱自己,是因为她已知道答案…… 桓祯激动不已,狠狠地抱紧她,将她揉进怀里。 “我爱你!”他发自肺腑地低吼。 原以为这三个字,他今生今世不会对任何人说出口,贞仪却让他孤绝的生命从此改变,并且教会了他爱人的滋味。 “我爱你……” 他搂紧她,不断喃喃低语。 这三个字一旦出口—— 从此是永恒! 完

和硕怡亲王府内张灯结彩── 要知道﹐嫁出一位格格已是一件大事﹐要是再来一位皇格格一并在亲王府内出阁﹐那么这桩 非但是大事﹐更是至要紧﹐疏忽不得的正事了﹗ 贞仪的闺房内﹐两位格格正由侍女打扮着﹐预备在吉时出阁。 "这回可好了﹐老奶奶没诳我﹐我果真同贞仪姐姐一块儿出阁了﹗"小十四眉飞色舞地道。 贞仪转头对小十四微微笑﹐她掩藏的很好﹐没教半个人看出她眼底眉梢的忧愁。 贞仪在纸上写道﹕别忘了﹐你之所以在怡王府出阁﹐是大阿哥为了你的安全﹐才向皇上保奏 的﹐你可别当着好玩﹐该认真些的。 "我是很认真啊﹗"小十四嘻嘻笑。"不过宣瑾哥哥不是早布置好了﹖我就不信那些叛党忒 的大胆﹐﹐敢到王府里来劫人﹗" 两年多前宣瑾奉皇上之命﹐至江南诛灭叛党﹐但因为接应者的疏忽﹐有一小撮余孽未曾剿清﹐ 至今两年多又有日渐做大之势。年前佑棠贝勒又曾经南下围剿一次﹐抓拿了多数叛党﹐但仍未能 剿清。 日前有线报显示﹐此次皇格格出阁一事已外泄﹐叛党之人极可能倾巢而出﹐绑架圣上的爱女﹐ 以为要挟﹐企图换回被俘的党人﹐因此才让小十四在亲王府出阁﹐行事低调﹐以避人耳目﹐此次 圣上原不同意﹐但为了小十四的安全﹐才迫不得已勉强答应。 贞仪见小十四大剌剌的﹐半点不放在心上﹐摇了摇头﹐也无可奈何。 小十四眼珠子一转﹐嫣然一笑道。"贞仪姐姐﹐你说咱们俩新娘子的扮相一模一样﹐外头的 人能不能人的﹖" 贞仪淡淡笑。红巾一盖﹐我想是很难认得的了。 小十四笑开眼﹐忽而歪着头问贞仪。"贞仪姐姐﹐你今日要出阁了﹐嫁给我十一阿哥你不欢 喜吗﹖" 贞仪垂下眼﹐避开小十四的目光﹐怎么回﹗我自然是欢喜的。 "可我见你虽然笑着﹐却好似不怎么开心呢﹗"她想了一忽儿﹐补上一句。"至少没我九皇姐 嫁人时那么开心﹗" 贞仪勉强自个儿笑得开心些﹐在白纸上写道﹕我只是想到要嫁至宫内﹐因此有些忧虑罢了。 小十四睁大眼。"你不必怕我十一阿哥的﹐他虽然不羁了些﹐放荡了些﹐不受拘束了些﹐可 终归是顶好的﹐否则我皇阿玛也不会那么赏识他了﹗"她以为贞仪同她一样害怕嫁人。 贞仪听了这孩子气的话﹐脸上才真正有了笑意。这么多的"一些些"﹐难为你还瞧得出他顶 好的地方来﹗ 小十四粉脸一红。可不是﹖着实有老王卖瓜的嫌疑。"真的嘛﹗我十一阿哥是很不错的﹗至 少待我顶好﹐不欺负人也不势利﹐不似其它阿哥那么讨人厌﹗" 贞仪叹口气﹐她晓得宫里为了争夺皇子之位一事﹐各个阿哥招兵买马﹐各树党派自立门户之 举﹐早已是众所周知之事﹐派系间的斗争早闹得不可开交﹐小十四的话不无道理。 见贞仪叹口气﹐小十四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忽然闭起嘴巴不说话﹐一双眼却滴溜溜的转﹐同 一旁的婢女使了使眼色。 那婢女暗暗向主子点了点头﹐模样却有些哀怨﹐仿佛是被逼的…… 吉时已到﹐俩人各自被扶到前厅﹐等着牵上花轿。 此次因顾及小十四的安危﹐仪式一切从简﹐只由喜娘牵引﹐直接把两顶花轿抬出王府﹐比一 般的民家女还要朴素﹗待俩人都已安全到达﹐隔日在公布两位格格的大婚喜讯﹐大肆庆祝。 两顶花轿自此出府而去﹐各自奔向未可知的前程…… *** "格格﹐咱们这要上花轿了﹐您小心些走﹐前头是轿门了。"翠儿扶着贞仪﹐细声叮咛着。 贞仪微微点头﹐红巾内两眼直登登盯着轿槛﹐僵硬的跨过﹐登上轿子。 "好啦﹐新娘子上轿了﹐纪事一道﹐起轿吧﹗"喜娘吆喝。 轿子抬出王府﹐却不见敲锣打鼓﹐一路静悄悄的﹐十分低调待明日才是庆贺的时机。 "格格﹐咱们的花轿要同皇格格的花轿分道啦﹗"翠儿在轿边轻轻喊道。 贞仪自轿内递出一张纸。同春儿说一声﹐他们这一路去的远﹐需好好看顾婧格格。 春儿是小十四的陪嫁侍女﹐婧格格即是小十四画婧。 翠儿领了字条﹐边径自走到另一顶花轿边﹐伸长脖子瞧了半天﹐却不见春儿的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春儿人呢﹖那丫头跑哪儿去了﹖"翠儿喃喃道。 她倒不怕春儿走失﹐或者是春儿那鬼灵精怪的主子﹐着她去做什么事也说不定﹗总之任 谁皆知﹐十四皇格格没有一刻时间是安分的﹗ 既找不到春儿﹐又不好问前头引路的喜娘﹐只得回贞仪这边﹐却没把这事告诉主子﹐怕 贞仪操心。 两顶轿子在桥边分道扬镳﹐反向而去﹐自此各奔前程。 贞仪只觉得轿子一路摇摇晃晃﹐她坐在轿里﹐一颗心也跟着左摆右荡。 虽说木已成舟﹐人都上了花轿﹐此刻再也反悔不得﹐可她却无法教自己不去忧愁﹗ 她已经不会说话了﹐再加上自个儿内向的个性…… 想着想着﹐她渐红了眼﹐眼泪不受控制的一颗颗下坠﹐湿了膝头一大片红裙。 哭着哭着﹐也许是累了﹐她眼皮渐渐合拢﹐在轿子里打起盹来。 "停轿﹗"喜娘在外头吆喝。"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半刻钟后再上路﹗" 抬轿的放下轿子﹐连同一众护轿的侍卫﹐就在树下喝水乘凉﹐等体力恢复些再上路。 这时喜娘走过来告诉翠儿。"过去看看格格﹐问她要不要喝些水﹖" 翠儿走到轿边问﹕"格格﹐咱们在这儿稍事休息﹐一会儿再上路﹐您可要喝点清水﹖" 翠儿等了半天﹐没听见贞仪响应﹐她心底疑惑﹐便掀轿帘探望──看见贞仪好好儿的就 做在轿内﹐只是一日折腾下来﹐大概是累了﹐就在轿内睡着﹐这才没响应她。 翠儿也不去吵她﹐微微一笑﹐轻轻放下轿帘。 她心想﹐格格要能睡着也好﹐一觉醒来也该到宫里了﹐省得格格一路上胡思乱想﹐平白 忧心。 半刻钟过去﹐喜娘照例吆喝着。"起轿了﹗" 众人打起精神上路﹐天将黑时﹐轿子便进了宫门﹐有一些公公们接手﹐直接抬到十一皇 阿哥的寝宫去。…… *** "别装死﹗快醒过来﹗"跟着娇斥声后﹐一盘冷水兜头淋下﹐惊醒了贞仪──她睁开眼﹐ 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陌生的杂物间里﹐手脚被捆缚着绑在地上﹐光线幽暗﹐隐现可见数个人 影在她眼前晃动﹐直到一张男性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影下突出﹐轮廓渐渐明显…… 那是一张极具男人味的男性面孔﹐强悍的线条﹐刻画出刚硬的精神力﹐俊朗的面貌﹐意 外的柔和了他予人压迫性的沉重气势﹐更特别的是那双仿佛能穿透人心的漆黑眼眸﹐让贞仪 觉得似曾相识……她仿佛曾在哪儿见到过这双眼睛﹗ "大师哥﹐她清醒了﹗" 同一说话的女声﹐那女子自暗处站了出来﹐清秀的脸容﹐窈窕的身段﹐是个美人。 "把她带到灯下﹗"男人开口﹐低沉磁性的嗓音﹐震人肺腑。 女子走到贞仪身边﹐粗鲁的把她拽拖到亮处﹐此时﹐贞仪看清了女子脸上的恶意﹗ 但是﹐为了什么﹖ 暗处﹐另一把苍老的声音问道﹕"桓祯﹐这丫头就是十四皇格格﹖" 男人开口﹐"若线报不错﹐她就是画婧了﹗" "大师哥﹐那咱们可以拿她去交换言师叔﹐林师伯了﹖"刚才那女子又问。 贞仪听到此心口一惊﹐他们把她当作了画婧﹗原来他们就是计划掳走小十四的叛逆﹗ 可为什么他们会绑错人﹖ 另一方面贞仪却暗自庆幸他们绑走的人是自己﹐而非小十四。否则依小十四的性子﹐必 定挣扎反击﹐势必引起轩然大波﹗且皇格格被绑﹐虽不是怡王府内﹐大阿哥也难辞其咎。 老者道﹕"燕儿﹐先别急﹐听听你大师哥怎么说﹗" 王燕转向桓祯问﹕"大师哥﹐二师哥说咱们的计划就是如此﹐难道这会儿还有变量吗﹖" 男人幽冷眼神瞪住贞仪﹐视线一直未离开她身上﹐直到她感到不自在﹐浑身燥热…… "大半夜过去﹐却还未传出动静﹐咱们要换人﹐得等天亮再说﹗"桓祯冷静的说。 贞仪听出他弦外之音﹐暗暗佩服他过人的谋略。 王燕沉不住气。"做什么要等﹖大可现在就──" "燕儿﹗你大师哥的意思还不明白吗﹖"老者苍浑的声音插入。"这是要等闹开了咱们才 能更进一步﹗" 王燕皱眉头。"爹﹐您把事情在说明白些吧﹗" 老者慢慢自暗处走出来。枯瘦的深性﹐老朽的面容﹐脸上深刻的纹理﹐一对混浊的眼珠 子徐徐转动﹐透出骇人的暮气。"现下各处未有动静﹐可见画婧失踪一事﹐尚未传到狗皇帝 的耳朵里﹗这时咱们拿什么去要胁人﹖再者这时的威胁不足以教敌人错失阵脚﹐要先以事实 冲击﹐待敌阵自乱后再落井下石﹐如此不费力气的便宜行事才叫谋略﹐若依你的法子﹐却叫 做有勇无谋﹗" 老人虽形容苍老﹐声音却雄浑有力﹐可见内力深厚。 王燕嘟起嘴﹐娇斥一声。"爹就是瞧不起燕儿﹗" 老人跟王燕说话的当儿﹐桓祯漆黑的眼一直不离贞仪身上。 他在观察她﹗ 他的眼神是灼热﹐表情却是冷酷的﹐贞仪回望他﹐却几乎在同时垂下眼──她本能的羞 涩和自卑让她抵挡不了这样强势的眼神。 他瞇起眼﹐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还无的笑痕。 传言画婧是个顽劣格格﹐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她居然是个这么柔弱的女子﹗自然﹐也 美得惊人﹗ 他冷沉的眸光不放松的掠取﹐一瞬也不瞬的盯紧她﹐她清丽柔美的容颜﹐欲语还羞的嫣 唇﹐以及过分纤细的身段……在在如临风的弱柳﹐仿佛一拗就断﹐那是一种伪装下的娇弱。 仅仅那交错的一眼﹐贞议回开他叫人不安的眼神﹐她在那深沉的眼瞳下﹐几乎不能喘息。 他的视线带着冰带着火……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王燕留意到两人间诡异的情势﹐一个箭步挡在两人之间﹐阻断桓祯的注目。"大师哥﹐ 这儿就交给元戍他们看守。咱们先去歇息﹐待二师哥探了消息回来﹐大伙儿也养足了精神﹐ 届时可以实行下一步计策﹗" "燕儿说得不错﹗"老者目光如炬﹐凝视桓祯。"咱们该先去歇着﹐等子澄回来﹐还要 事要忙。" 贞仪感到集中自己身上的两道灼热目光退去﹐她抬起眼﹐看见那男人一语不发﹐转身离 开杂物间﹐随后老人也跟着出去。 "喂﹐你给我听着﹗"王燕过来﹐大声斥道﹕"你最好跟咱们好好合作﹐不许惹麻烦﹐ 要是惹恼了我大师哥﹐到时候就叫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师姐﹖"一名手里拿着铁扇的白脸汉子走近来。 "好生看守着﹐她可是重要人质﹐要是出了岔子﹐误了救人﹐你可担当不起﹗"王燕同 中年男子讲话﹐口气十分霸气无礼。 "师姐放心﹐业师的名还得拿这小妞的命来换﹐元戍自然会的小心。" "嗯﹐你大可放心﹐只要不出差错﹐咱们会顺利救出颜师叔的﹗"王燕说完即转身走人。 那叫元戍的人见王燕走后微微皱起眉头﹐摇了摇头﹐然后看了贞仪一眼﹐便自顾坐到对 面墙角去﹐也没多为难她。 贞仪穿著湿透的衣衫﹐浑身冷颤不已。她蠕动着身体坐起来﹐靠着另一头墙角蜷成一团 小人球﹐却仍然不能抵御丝毫寒冷…… 慢慢的日头出来﹐她身上才渐渐回暖﹐突然一股倦意席卷而来﹐朦朦胧胧睡去之时﹐她 想着这时宫中应该已经知道她失踪的消息…… *** 夜半﹐怡亲王府。 "贝勒爷﹐咱十一爷找您﹐吩咐小的约您在春杏楼见。"宫里出来的李公公找上怡亲王 府﹐求见宣瑾。 大半夜的﹐何况是新婚当夜﹐德烈竟约他在宫外相见﹐事情必定不寻常﹗ "贞仪有事﹖"宣瑾即可想到。 公公踌躇。"这个──" "见面再说﹗"宣瑾一阵风出府﹐李公公紧跟在后。 春杏楼表面是一处烟花之地﹐实则内有密道﹐是宫里头连接外头的快捷方式。 十一阿哥约在春杏楼见他﹐必定由密道入内﹐此为避人耳目之举。若非有事发生﹐十一 阿哥断不致在此时以此法见面﹗ 一到春杏楼﹐鸨母使个眼色﹐低道﹕"十一爷久等了。"即刻亲自着人让进内堂。 内堂中一名气宇轩昂的男子﹐面着窗外挺身而立。 "德烈﹗"宣瑾唤十一阿哥的名讳。"发生了何事﹖" 男子转过身﹐俊逸慑人的朗朗面貌﹐带了三分不羁的潇洒﹐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天生 而成的气度威仪。 两名出色的男子照会一眼﹐宣瑾已瞧出对方神态中的不寻常﹐他即刻挑眉替代询问。 德烈示意宣瑾坐下再谈﹐比个手势﹐让李公公在外头守着。 "你确定﹐是看着贞仪格格上轿的﹖"德烈开口﹐声音略微低沉。 "确定是看着贞仪上轿﹐"宣瑾沉着的回答﹕"早先我已料到十四格格必定不肯安分上 轿﹐果然小十四在上轿前做了手脚想和贞仪调换花轿﹐幸而我早一步支开小十四身边的侍女﹐ 让喜娘引导花轿﹐在小十四不知情下﹐才把她送到纳真的府里﹗" 纳真便是圣上为小十四择定的夫婿﹐因为宣瑾支开小十四身边的侍女﹐小十四不知道自 己正一路被送往成亲﹐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和贞仪调换了花轿后﹐就在往宫中回家的路上﹐她 打的如意算盘──预备把贞仪嫁进状元府﹐再把她自个儿嫁回到皇宫里去﹗ 至于事后她皇阿玛要怎么怪罪﹐那也是事后的事了﹗ 可是却因为宣瑾早一步预防﹐小十四虽然私自调换了轿子﹐透过喜娘﹐两人仍然被抬往 各自的目的地﹐小十四的小诡计并未得逞。 "因此我能确定﹐贞仪的花轿确是抬往宫里不错﹗"宣瑾进一步说明。 "抬到宫里的人﹐的确不是小十四﹐但也不是贞仪格格。" 宣瑾一震。"怎么回事﹖" 德烈的眼神簌冷。"显然是途中出了岔子。" 宣瑾瞇起眼。"不是空轿﹖" "另有其人﹗"德烈甩开长辫﹐冷冽的眼神掠过一抹幽光。"对手不置空轿﹐确是高招﹐ 偷天换日﹐显然是一桩早有预谋的行动﹗" "这么说﹐王府里有内应﹐对方才能分辨格格和贞仪的花轿﹗" "正是﹐却因为小十四换轿﹐对方才绑错人﹗"德烈道。 "那么﹐抬到宫里的是──" 德烈敛下眼。"据翠儿指认﹐是怡亲王府的一名小丫鬟﹗"他摩挲着指上的玉戒。 宣瑾挑起眉﹕"德烈﹖" 他抬起眼﹐勾起笑痕﹐面目顿时邪佞的骇人。"我要留下她﹗" 宣瑾嘴角一撇﹐乍现笑意。"那女子有莫大的嫌疑﹗" "我明白。" "还是打算留下她﹖" "没错。" 宣瑾挑起眉﹐却没问出口。 "一来不惊动皇阿玛﹐二来将计就计﹗"德烈直视他。 宣瑾淡笑﹐徐徐道﹕"你的顾虑确是周全﹐未有一点──似乎未曾顾及舍妹的安全。" 德烈低笑。"宣瑾﹐如今你可有更好的法子﹖" 宣瑾笑纹更深。"确实没有。"接下道﹕"此时需慎谋而动﹐既然要将计就计﹐就得彻底。" "不错﹗"德烈站起来。"你负责联络纳真﹐对方抓错了人﹐小十四随时有危险﹐要他千万 留意十四格格的安全﹗" "这我明白﹐只是那名小丫头──" "这事我自然有盘算﹗" 宣瑾挑起眉。"贞仪要是安全回来﹖" 德烈撇嘴一笑。"自然归还她应得的一切。" 他许下承诺。

本文由云顶娱乐手机网址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确定﹐是看着贞仪格格上轿的﹖"德烈开口﹐声

关键词: